新網絡營銷基礎與實踐

你的位置:首頁 >網絡營銷 >美麗人生影評

美麗人生影評

這是一個二戰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故事,對于猶太人的印象就是聰明,猶太人總是作為聰明人出現在我兒時的小故事中,猶太人信仰猶太教,而且是狂熱的,他們的頑強的散布于世界各個角落,他們堅信只有自己才是上帝的“選民”,西方文化中的排尤情緒,德意志為了緩解矛盾和一些希特勒個人的因素,造成了這歷史悲劇。對于歷史的反思是永恒的題材。《美麗人生》是講訴了二戰期間,心地善良憨厚而且生性樂觀的猶太青年基度茲在小鎮上年輕美麗的多拉收獲愛情并得到可愛的兒子舒祖華,開起了夢寐的書店,但好日子并不長納粹分子抓走了基度茲的叔叔、基度茲和兒子舒祖華,強行把他們送往猶太人集中營。多拉也執意到集中營中陪伴丈夫和兒子,基度茲為了不讓孩子幼小的心靈受到戰爭的摧殘,用美麗的謊言讓舒祖華相信這只是一個游戲。最后基度茲為了救妻子被納粹分子發現遇害,兒子最終“贏得比賽”,與母親團聚。
拍攝手法:
一反傳統戰爭反思題材的沉重壓抑的風格,《美麗人生》以喜劇的手法來處理悲劇題材,二戰屠殺猶太人是一個沉重而被寫爛的題材,羅伯托,貝尼尼融入了愛情、親情等容易觸動人心的元素,運用喜劇來加重悲劇,悲劇是將美好的東西毀滅掉給人看,這就是為什么前半部分用極度歡快、浪漫的方式來描寫,人們能接受大喜,能接受大悲,但矛盾更能刺激我們的感知,引起深思,也就是我們更喜歡 “笑著哭最痛”的感覺。可能是性格以及文化差異,最開始我并不怎么喜歡這么浮夸的意大利式幽默,和很快就被特殊的表現形式所感染。其實很容易發現,影片中的很多情節被夸大、戲劇化了,它被賦予了童話的色彩,卻沒有失真,這就是電影之所以作為藝術的原因之一吧。
整個故事節奏把握得很好沒有什么浪費沒用的鏡頭,在基度茲講多拉從訂婚中解救出來后,來到了基度茲叔叔的房子,多拉因為好奇走進了花房,基度茲跟隨,然后鏡頭停止不動5秒后,舒祖華拉著小坦克從花房中出來,短短的5秒時間帶過了幾年的生活,但能看出這幾年他們過著快樂幸福的生活,并有了自己的孩子,詳略有當,也留給觀眾想象的空間。
這個故事層層鋪墊每一個曉得細節都在后文得以交代,如“馬莉,鑰匙。”、基度茲喜愛黑色的帽子、愛解謎的醫生……視情節變得更加有趣,戲劇化,同時表現了基度茲的聰明,幽默……還有孩子不愿意洗澡的那一幕,及表現了孩子的可愛,家庭的溫馨,也為后來因為不喜歡洗澡避開了毒氣室,逃過一劫埋下鋪墊,讓觀眾捏了一把汗。其中還有很大的伏筆,一是基度茲假扮視覺官講解種族宣言,他說道我們的種族是優秀的,他隱瞞自己猶太人的身份,說:“我是純正的日耳曼人……”暗示了反法西斯情緒。基度茲叔叔家受到野蠻人的襲擊,他的馬被涂上“小心、猶太馬!”,一些櫥窗上寫著“猶太人和狗,不得入內!”暗示著局勢混亂,猶太人受到歧視,使影片在大的文化社會背景之下進行。整個電影中還蘊含著很多的“心機”,如醫生的謎,最開始我以為只是刻畫出這樣一個鮮明的形象,但又隱約謎中有話,這就是一部影片的成功之處,站在比觀眾更高的位置,用特有的鏡頭語言表達,讓人是懂非懂,懂后恍然大悟,然后嘲笑自己的愚蠢又深深被其征服。

人物:
基度茲:與猶太人給人的印象大致相符,聰明,最開始我并不能接受基度茲的話癆癲狂式略顯浮夸的表演,可最終被他的機智勇敢,可愛,浪漫所征服。聰明的人總會散發著超越愚笨的人的魅力,他善于解謎,總能靈機一動化解危險。他幽默,讓生活脫離單調乏味,他還懂得浪漫,沒有女人會受得了:“你想象不到,我多渴望和你做愛……”。也沒有人能受得了如此愛妻子、愛孩子,能付出生命拯救妻子,極力保護孩子的心靈的父親。一個看似神經質的人卻有著人間最真摯純潔的感情,個人形象鮮明,魅力無法阻擋。
多拉:是一位溫柔、優雅的女神,她美麗中透著淡淡的憂傷,她對受人擺布感到厭惡,她向往著自由,這也就是他會被神經質、幽默風趣、浪漫的基度茲所吸引的原因,一些讓周圍人感到莫名其妙的行為卻讓她感到興奮,如果有機會逃離,她隨時都做好了準備。同時她是一個內心平靜并且極其強大的妻子,她會義無反顧的選擇陪丈夫和孩子搭上開往死亡的列車,在集中營的日子中多拉只有一句臺詞,但她得知孩子和老人會被送進毒氣室時望向窗外眼中透露出的恐懼與擔心,在收拾死人的衣服時的小心翼翼,在平靜的外表下蘊含著復雜的感情表現的很到位。
舒祖華:明亮的眸子與戰爭的恐怖形成對比,承載著在災難中人們寄予的希望,是受極力呵護的純潔心靈, 在他的眼中沒有戰爭留下的陰霾,只有一場勝利的游戲。這也是導演想傳達出來的積極的情緒。

視聽:
影片最開始整個個基調是明亮的,音樂也是歡快的,一直有兩首清淡優雅的抒情,詼諧逗趣的小曲貫穿始終,《美麗人生》《早安公主》不管是被抓之前的輕松快樂的生活,如每次見到“公主”興中的喜悅,一家三口輕松快樂的場景,發生有趣的事情都會響起歡快的音樂。然而在被抓以后雖然整體基調轉向陰森,恐怖,緊張,但是在其中仍然穿插著輕快的音樂,使在集中營的生活不至于極度壓抑,也說明在集中營中基度茲不希望孩子有陰影,極力保護孩子純真快樂的心靈,希望他有正面陽光的性格,但即使這樣,音樂越是想要傳達出歡快的感覺,極力壓制負面的情緒,卻越是讓人難受、心酸。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音樂,應該是奧分巴赫的歌劇《霍夫曼的故事》,奧芬巴赫是出生在猶太家庭,總覺得這是導演精心選用的歌曲,并不是單單看中了它的抒情效果,這首音樂在之后基度在集中營中用留聲機在此放起此歌劇,隔空傳達對妻子的思念與愛,多拉跟隨者音樂望向窗外,雖然多拉不一定正真聽見了,眼中泛起了淚光。當音樂重復出現,更加煽情。
在整個畫面的處理上,前半段的畫面是以暖色調為主的,陽光柔和,色彩鮮艷,突出了基度茲外向、開朗的性格和被抓之前的幸福生活。到了后半段,主要以冷色調為主,陰森灰暗,夜晚還有彌漫的霧,霧給人傳達出模糊,陰涼,看不見遠方,看不見希望的感覺,帶來未知的恐懼感。整個影片中沒有用赤裸裸血腥的場面來直接表現納粹的暴力、殘忍,最直接的一個鏡頭就是晚宴之后基度抱著舒祖華迷失在濃霧中,說了那段臺詞:“我們只是在做夢,明天媽媽會搖醒我們……如果我還有力氣的話。”在之后看見了萬人坑堆積的尸骨,死亡的氣息彌漫在霧中,寓意著絕望與死亡。夜晚結束,濃霧消失,陽光再現,特別是駕著坦克出現在舒祖華面前的美國士兵臉上的光有很強烈的主觀感情,寓意著勝利。

網絡營銷詞典內容均由網友提供,僅供參考。

四驱英雄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