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網絡營銷基礎與實踐

你的位置:首頁 >網絡營銷 >趙麗華詩歌事件

趙麗華詩歌事件

       從2006年9月13日開始,一個叫“梨花教”的ID,在天涯社區的娛樂八卦論壇,發出一個題為“在教主趙麗華的英明領導下,‘梨花教’隆重成立”的主帖,在8天之內,這個ID一共發出28個與趙麗華有關的主帖,有關回復不計其數,最終使得趙麗華紅遍天涯,紅上新浪,并且進入尋常百姓家……不過三、四天時間,就制造出了“萬人齊寫梨花體”的壯觀場面,一夜間謾罵、仿寫和惡搞狂潮迭起。由此而形成了“趙麗華詩歌事件”,被媒體稱為自1916年胡適、郭沫若新詩運動以來的最大的詩歌事件和文化事件。

      實質:娛樂八卦論壇

      特點:大量轉帖

     反對派:80后作家韓寒寫出博文《現代詩歌和現代詩人怎么還存在》,其中有“現代詩歌和詩人都沒有存在的必要,現代詩這種體裁也是沒有意義”的話,在文壇上掀起軒然大波。而以球評文字著稱的李承鵬、董路等,紛紛出來給韓寒助陣。

    支持派:80后作家兼詩人孫智正的博文《趙麗華的詩歌很牛比,跟貼的網友很傻比》及70后作家兼詩人蘆哲峰的博文《趙麗華的詩是一面照妖鏡》,立刻被新浪網推為博首。之后,支持趙麗華,認真評價趙麗華詩歌的文章相繼在各個網站出現。樂趣園專門對趙麗華詩歌進行了大討論,天涯網的天涯詩會“斑竹” 公開打出“趙麗華的詩歌就是天涯詩會優秀詩歌評判的標準 ! 你們去惡搞吧!”這樣的標題。 伊沙、沈浩波、東籬、山上石、尹麗川、孫智正等上百篇犀利文章圍攻韓寒;一時間殺得血雨腥風,昏天黑地。張頤武等文化學者以及一些先鋒畫家、攝影家、時評家、導演、音樂人、網絡作家也紛紛出來表態,表示支持現代詩,支持趙麗華。

        2006年9月30號,由廢話派代表詩人楊黎、荒誕派代表詩人牧野組織,各個流派的代表詩人齊聚北京朝陽區第三局書屋,舉辦以“支持趙麗華,保衛詩歌”為標題的朗誦會,趙麗華因故未出席,活動吸引了大批媒體記者。接近尾聲時,“物主義”代表詩人蘇非舒,竟出人意料地以“脫衣秀”方式闡釋了他的詩歌理念,他當場一層層地脫去了身上的16層衣服,直至全裸。此舉一時成為轟動性新聞。
       2006年10月26日《人民日報》第11版刊登出一篇署名“李舫”的記者綜述,標題為《在近來的一連串惡搞事件中,詩歌淪為大眾娛樂的噱頭——誰在折斷詩歌的翅膀?》。作者援引了網絡上的“惡搞版”詩歌,對趙麗華進行了批評。并且引用了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俄羅斯詩歌研究專家汪劍釗博士的“批駁現代詩歌”的言論。文章刊出后,汪劍釗迅速在“詩生活”網站發表嚴正聲明,稱記者李舫不僅沒有采訪他,還“虛構了我的一段話,這段話與我平時對詩歌的看法、立場完全相悖。”《天涯》雜志主編、詩人、評論家李少君在他自己的博客及天涯網站撰文《強烈要求《人民日報》記者道歉!》。作家趙思運撰文《趙麗華,當下詩壇的“耶穌”!》,認為,趙麗華成為了一個代整個詩壇受難的人,承受著本該由整個詩壇承受的沖擊。
      2006年11月27日,《詩歌月刊》、《樂趣園》、《伯樂》在北京現代文學館,共同主辦了題為《顛覆!全球化語境下的漢語詩歌建構專題研討》的研討會,幾十位重要詩人參加了的會議,趙麗華也參加了會議。研討會把現代詩歌放在急劇轉換的社會背景下進行考察,放在全球化語境下審視“惡搞事件”暴露出來的有關現代詩歌的問題和矛盾,并對中國整個文化環境問題進行了討論。

    2006年9月18日,趙麗華在新浪開博。她在第一篇博文《我要說的話》中表態:“惡搞是社會意識形態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是當今時代的一種正常現象。而網絡又給這種惡搞提供了自由的平臺和迅速傳播的可能。不論電影《無極》被惡搞,還是《夜宴》被惡搞,以及油畫被惡搞,再到我的詩歌也被惡搞,都屬于正常現象,它說明任何的藝術都不是只有一種形成方式和途徑。你搞嚴肅版,我就搞調侃版;你搞崇高版,我就搞惡俗版;你搞沉重版,我就搞輕松版……這些都無可厚非,因為我們已經迅速進入到了一個解構的時代。” 并列舉了當下一些著名詩人的名字,認為:“如果把這個事件中對我個人尊嚴和聲譽的損害忽略不計的話,對中國現代詩歌從小圈子寫作走向大眾視野可能算是一個契機。”

   2007年3月14日和4月22日,趙麗華先后在新浪博客發表兩組詩歌,使讀者對趙麗華詩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2007年5月之后,人們開始紛紛重新評價和支持趙麗華。一些較大網站開始制作了重新評價趙麗華的專題,博客中國的趙麗華專題為《惡搞梨花詩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大旗精英博客和華聲社會所作的專題為《哪一個才是真實的趙麗華》,新浪網在趙麗華詩歌事件周年之際推出《趙麗華詩歌事件周年祭》專題,并附有12位詩人、作家的支持文章。

網絡營銷詞典內容均由網友提供,僅供參考。

四驱英雄注册